四川“考王”梁实:第26次高考428分未上本科线准备来年再战

No Comments

不过这个数字并不完全对应应届高考生的人数,这其中还有很多往届毕业生参加高考,冲刺着自己心中的理想院校。

在所有往届考生中,参加高考次数最多、年龄最大的考生当属今年55岁的梁实了。自从1983年第一次参加高考之后,他陆续参加了25次高考,都没有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,而今年已经是第26次了。

在报名参加了今年的高考后,有媒体记者采访了这名被誉为“中国高考钉子户”的梁实。

梁实说:“今年是我第26次备战高考,我的目标和之前一样,就是四川大学,但是能顺利考上的几率我自己也说不好,可能还会有些困难。”

梁实之所以对自己这次高考没有信心,其实并不是灰心气馁,而是因为今年高考和之前的25次都不一样——这一次他报考的是文科。

之前他一直是考理科的,因为理科的院校专业选择广泛一些,而且理科的容错率高一点。

但是理科最大的特性就在于如果没有题海战术的高强度练习的话,就很难拿到好成绩。而他偏偏就是不喜欢动笔做题的那一类考生。

之前的25次高考已经让他摸清了自己的考试习惯,所以他今年选择备战不需要大量做题、主要靠平时积累和理解的文科。

梁实说:“我觉得文科难度相对来说低一点,理解能力能让我占到优势,我觉得今年选文科还是正确的,如果我早几年转学科的话,也许现在都已经大学毕业了。”

在梁实去年高考失利决定更换学科之后,他发现了文科的独特魅力。高考文综的三门学科——政治、地理、历史之间有很多互通点。

它们之间的思维逻辑、分析理解模式都差不多,而且彼此搭配起来学习事半功倍,并没有预期那么难。在进行了几次模拟考试后,梁实信心十足。

他咨询了一些眉山市的高中教师,一般文科中上游水平的学生,文综都能考到180分以上。

他认为凭借自己的学习和理解能力,考到200分以上没有问题,甚至有机会在高考时冲上240分。这样的话,再加上三门主科的成绩,高考考到500分以上应该不成问题。

但是这个分数只能保证梁实跨入重点一本院校,距离目标的川大还有很大距离,对此梁实表示:“以前我还是会有一些紧张的,不过现在已经习惯了。”

当提到“高考钉子户”这个名号时,梁实都会梦回自己第一次参加高考的那一年。正是那个时候的失利,让他暗下决心,一定要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,即便是付出自己的整个人生都在所不惜。

梁实在1967年出生于四川眉山市仁寿县文宫镇高家公社,他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中,一共有四个兄弟姐妹。

虽然父母都是当地的教师,但是他们兄妹五人却没有一个通过高考考上大学。这让梁实心里非常难受,他在高中毕业之后便开始暗自努力,盼望着能够考上大学。

1983年,17岁的梁实在文宫中学报名参加高考。当时的高考题型和现在几乎是天差地别,不仅专挑重点难点进行考核,更是含有很多超纲的知识点,没有做足准备的梁实不出意外的落榜了,甚至连预考都没有通过。

这次考试对他的打击很大,但却并没有将他击倒。即便是意识到了考大学的不容易,他依然没有选择气馁。他心有不甘地前往简阳县高中重新读书,并在一年之后再次参加高考。

但是骨干的现实再一次让梁实落了榜,毕竟高中时期学习成绩一直不好,仅仅是临阵磨枪攻读了一年,还并不足以应付上世纪80年代难度超高的高考试题。

都不用说考上本科院校,就算是考上一个普通的中专院校,就足以把农村户口转成城市户口,毕业之后还能包分配。

如果是考上本科大学,那毕业之后进入的工作岗位全都是管理岗,还有干部指标。

所以说能否考上大学,未来的道路悬殊太大了。当时一个班级五十几个学生,能考上的也就三四个而已,录取率特别低。

而梁实的父母都是乡镇教师,不属于农村户口,那个年代如果不被分配到单位工作就没有什么其他出路,梁实如果不继续考学,那就只能在家做待业青年,连下乡种地的资格都没有。

所以他得到了父母的支持,全力备战高考。但是天不随人愿,之前连专科都考不上的梁实,怎么可能突然在高考考场上大放异彩呢?

1985年7月,他在第三次高考落榜后,就去转读了技校,在峨眉山冶金机械厂当车工。在当时来说,进入了技校就相当于参加工作了。

从此开始,梁实便一边工作一边读书,即便已经有了自力更生的能力,他也依旧没有放弃自己心中的“大学梦”。

在技校学习的时候梁实觉得自己的时间被白白消耗掉了,本该坐在高中教室里奋笔疾书的他此刻站在车间的车床前,机械性地学习着机械加工。

他的脑海中隐约浮现出了自己的未来——几十年如一日站在车间里,像机器人一样加工着各种零件。

梁实心有不甘,他不想做一辈子工人,所以在1986年年初,他就离开了技校,一边继续学习备战高考,一边找其他相对来说弹性一些的工作。

此后的他一直辗转乐山、成都、眉山等地,由于自己雷打不动的高考计划,所以他在找工作方面也比较受限。

在其他人眼中炙手可热的稳定工作,对于他来说一文不值,因为一切都要为他的学习计划让步,所以此后五年的时间里,他只能通过打工的方式养活自己。

这五年里,梁实进过机械厂做维修员;去木器厂做伐木工;甚至还在商场里做过电视机销售员。

虽然职业在不停更换,但唯一不变的就是他会在每年的1月份准时在当地招生办报名参加高考,遗憾的是,这五年里他从未接近过本科分数线年,梁实多年的努力学习让他在事业方面有所收获。他在内江一家木材公司的招聘考试中脱颖而出,成为了一名正式员工,拥有了稳定的收入。

这次报考也是困难重重,因为拥有正式工作并且已经结婚的社会人员想要参加高考,那就必须要单位出具相关证明。

这种事情,单位一般来说不愿意管,梁实为此事甚至找到了木材公司的主管单位林业局,找林业局的领导磨了好几天,这才破例开出了一份报考证明。

眼看生意越做越红火,自知年龄超限无法再进行高考的梁实开始踏踏实实做买卖。

得知此事的梁实喜出望外,当时他的生意已经走上正轨,他也有了闲暇时间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

2010年,43岁的他第14次踏入了高考的考场。这一次是他自认为准备得最充分的一次,但是满怀信心的他在考场中发挥失利,每科试卷都有很多题来不及做,最终的成绩只有337分。

同年年底,梁实的工厂因为迁址原因停工一段时间,这让他有了充足的时间进行学习。为此他特意找了一家培训中心进行补习,在闲暇之余他习惯去成都交大路附近的茶馆复习读书。

2011年,梁实和上高三的儿子一起踏入了高考的考场中,平时父子俩都是各复习各的,这一次考试父子二人还定下了小赌注,比比看最后谁能考的更好。

“这让我很痛苦,但是这也和我平时读书不实在、不做练习题有很大关系,明年我一定考上川大。”

之后的三年里,梁实从未考上过400分,但是他也在失败中不断总结经验,整理出了一套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。

梁实在2021年参加的个人第25次高考中考取了403分的成绩,而这也将是他的最后一次理科高考成绩,他在2021年下半年就已经决定要更换学科,改为以文科生身份进行高考了。

毕竟他已经五十多岁,而且他的儿子已经被他培养到美国大学攻读研究生学位了,也算是替他完成了“大学梦”。但是对此,他本人并不这么觉得。

[1]《上游新闻》,2022年6月7日,《高考26次的“钉子户”,“钉”住的应该是理想和知识》

[2]《极目新闻》,2022年6月6日,《极目锐评|55岁男子迎来第26次高考,愿他心想事成吧》

[3]《东方今报》,2022年6月7日,《四川54岁考生结束首科语文考试:发挥普通,但感觉有希望考上目标大学》

[4]《光明网》,2022年6月24日,《分数出炉 成都考生梁实第26次高考成绩428分》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